全球公认的顶级动画电影《幽灵公主》的启示

2
219

真实,是否与我们渐行渐远……  

我知道你在说谎话,你也知道自己在说谎。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在说谎话,但是你还要去说谎话。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道呢?  什么是真实,让我们循着《幽灵公主》中飞鸟的心路历程去探索吧。

《幽灵公主》宫崎骏执导,1997年上映的作品。有人说这部电影是他的颠峰之作,在日本创造了票房神话,共有1400多万人次观看,最终票房193亿日元,是当时日本票房最高的电影。影片创造了一个史诗一般的神话故事。将森林拟人化成麒麟兽,使得森林有了生命,也有了灵魂。延伸开来,麒麟兽其实就是自然,她有着博大的胸怀,就算被人类砍下了头颅,她也能春风化雨般的包容,散播生命。但同时,电影里也有一个极端的细思极恐的设定,那就是麒麟兽既能赋予生命,也能夺走生命,这也是灵性,穿越时空,超越生死。这象征着大自然既然能赐予我们生命,也能夺走我们的生命。而幻化成邪神的野猪身上的诅咒,可能就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这种诅咒,来自于野生动物,但却是人类种下的祸根。电影里飞鸟问白狼神,难道人类就不能和森林和谐共处吗?毫无疑问,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叙说在传说远古之前,地球上有一个地方,那里到处都覆盖着茂密的森林,那里一直住了许多神灵,它们守护着这片森林,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森林旁边有一个小村子,村民们过着安静祥和的生活。然后有一天,一种可怕的力量侵袭了这里,黑色的触角所到之处,树木倒塌,花草枯萎。村里的巫婆发现了异动,通知大家赶紧躲避。一个少年得知消息后,骑着羚角马往村里赶,此时一个老者正神情凝重地盯着森林边缘,只见一个浑身长满触角的怪物冲破了围墙,它蠕动着触角往村子的方向爬去,一双血红的眼睛让人不由得心惊胆寒,老者见状,惊慌失措地大喊,糟糕!是邪神!而那蠕动的触角之下俨然是一只巨大的野猪。话音刚落,怪物就开始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少年毅然拿起弓箭,准备阻止怪物。老者却大喊,不要得罪邪神,会受到诅咒的。但少年却毫无惧色,他撑好弓箭,骑上羚角马,向着邪神的方向一路奔去。邪神追着少年向着村子的方向急速爬行。为了保护村民,少年拿起弓箭,对准了邪神血红的眼睛,一命击中。邪神受到攻击后,开始变得暴怒,无数触角从身体里涌出,紧紧追着少年不放。很快少年的手臂就被触角缠住。他拼命挣脱束缚,对准邪神的另一只眼晴又射了一箭。邪神受了重伤,黑色的触角开始慢慢收拢,接着轰然倒地。少年名叫飞鸟,他杀死了邪神,拯救了村子。 

但是少年的手臂却受到了重伤,接着巫婆赶来,只见她对着邪神虔诚祷告,祈求它的原谅。可邪神却在临死前发出诅咒,你们这些卑鄙的人类,我要你们抵偿我的痛苦和怨恨,完便元神散去,只留下森森的白骨和腥臭的脓血。晚村子里阴气森冷。经过一番卜算,巫婆告诉大家,那只野猪来自遥远的西方,它受了重伤,以至于身体腐烂,一路上不断积聚怨恨冤屈,最后化为了邪神。飞鸟手臂上的黑色疤痕深入皮肤血肉,这显然不是普通的伤,而是邪神的诅咒。巫婆对飞鸟说,当这疤痕侵蚀入骨时,就是你的死期。接着她拿出一只铁珠,这是在野猪体内找到的。正是它才让野猪肠穿肚烂受尽痛苦与折磨。否则野猪也不会变成邪神。所以她断定,西方一定正在发生着不详的事情。要想化解诅咒,飞鸟就得去那里寻找真相,这是唯一的办法。 

随后飞鸟连夜启程,向着西方进发。他骑着羚角马,跨过高山,越过草地。路过一个村子时,他发现一群武士正在屠杀无辜的村民。为了救人,飞鸟向着举刀的武士射出一箭,只听弓箭刺破空气,嗖的一声,武士的双臂被齐刷刷地斩断。飞鸟不知道自己的手臂,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两个武士紧追不放,飞鸟又射了一箭,一个武士的头颅应声而落,另一个武士吓得目瞪口呆 

来到镇上后,飞鸟认识了一个红鼻子的胖僧人。胖僧人一路跟着他,他刚刚看到了飞鸟射箭的样子,就好像是被鬼神附体一样,所以对他很好奇。说话间他们来到了镇外的树林,飞鸟对胖僧人说了自己的遭遇,胖僧人无奈地感慨。无休止的争斗,贫穷,饥饿加上瘟疫,人类世界里含恨而终的人不计其数,如果说这些都是邪神作崇的话,那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邪神。接着飞鸟拿出了从野猪身体里找到的铁珠,胖僧人看过之后告诉他,从这里一直向西进发,翻过无数高山之后,就会到达一个叫做麒麟森林的地方,那里的野兽都非常大,保持着远古时代的模样,森林里或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第二天,迎着万丈晨光,飞鸟继续赶路。而此时在那遥远的西方,麒麟森林对面的山上,炼铁厂的工人们正冒着大雨搬运货物。陡峭的山路两边全都是已经枯萎的花草树木。此时,炼铁厂的女当家幻姬正在指挥调度。突然一个家丁报告说狼神出现了。狼神一族是他们的死对头,会经常袭击矿工。幻姬刚指挥大家击退两只小狼,谁知忽然从身后冲出一只体型巨大的母狼,矿工连同货物一起被撞下山崖,幻姬从容不迫地瞄准开枪,白狼神被子弹击中后,坠入了无底深渊。此时听到声响的飞鸟来到了麒麟森林的边缘,他救下了刚才被白狼神撞下山崖的两个矿工。这时他听到河对面有动静,就藏在树丛里观察,只见两只小狼驮着一个少女找到了受伤的白狼神。少女帮白狼神吮吸伤口,缓解疼痛。突然她扭过头来,发现了躲在树丛里的飞鸟。飞鸟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来意,他询问少女,白狼是不是麒麟森林中的远古神兽。可少女对他充满敌意,语气强硬地请他离开。 

这时,一声尖叫打断了飞鸟的思绪。原来是醒来的矿工,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它其实是一只树精,象征着这片森林的繁盛。矿工惊恐地说,它们会引来麒麟兽的。接着树精发出咔咔的声音,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具。随后更多的树精凭空冒了出来。飞鸟请求它们帮助自己走出这片森林。树精仿佛听懂了他的话,带着他们向森林深处走去。这些调皮的小家伙时而隐身,时而现身,还模仿飞鸟的样子背起同伴,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带路 

穿过茂密的“隧道”,他们来到了一处幽静的水潭,这里的蝴蝶像是一颗颗跳动的宝石一样光彩夺目。恍惚间,飞鸟似乎看见到远处有几只神兽经过,而他那条被诅咒的手臂,也忽然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他赶紧把手臂伸到水谭里,躁动才慢慢平复。接着飞鸟给两个矿工喝了水潭里的清水,很快他们的伤竟然奇迹般地好了很多。不久之后,他们也终于走出了这片森林。 

森林的对面是一座冒着白烟的“城堡”。这里就是幻姫的炼铁厂,它坐落在湖面之上。在这片幽静的山谷中显得格外醒目 

随后矿工带着飞鸟乘船过河,回到了炼铁厂。城堡之中,一片繁华,百姓们安居乐业。这里的村民都是靠开釆矿石为生。想当初是幻姬带领火枪队,赶走了这里的野猪,建立了这座城堡。晚上,飞鸟向幻姬说明了来意,并拿出那颗铁珠。幻姬问他为什么想要查出铁珠的秘密。飞鸟说,他想用澄净的目光,看清事实真相再作决定。幻姬听完哈哈大笑,然后带飞鸟去了自己的“后花园”。这里满院碧色,绿意盎然,与炼铁厂灰暗的色调格格不入。只见许多浑身裹着纱布的人,正在制作火枪。幻姬承认那粒铁珠是她发射的,她嘲讽道,那些愚蠢的野猪,要想报仇就尽管来。此时,飞鸟手臂上的邪神怨念感受到了幻姬的挑衅。他的手臂又开始不受控制,似乎要找幻姬复仇索命。剑拔弩张之时,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开口了。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正遭受毒咒的折磨,所以我很明白你的愤怒,但求你不要杀我们的女当家。原来他们都是麻风病人,现在只有女当家把他们当人看,也只有女当家不嫌弃他们,亲自帮他们清洗和包扎腐烂的伤口。生存于世上,本就是件痛苦的事,受尽折磨,饱受诅咒。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想死……月色朦胧,城堡之外传来阵阵凄厉的嚎叫。幻姬发射一枚闪光弹,震慑那些接近城堡的幽灵。每当入夜之后他们就会回来,企图抢回这座山。幻姬想让飞鸟留下来帮她对付白狼神。飞鸟反问她,难道你想连麒麟森林都抢走?幻姬说,如果没有远古神灵的庇佑,森林里的幽灵就都会变成普通走兽,到时候她就可以把光明带进森林,而这里的人民会因此变得富庶。幽灵公主也可以做回正常人。原来,飞鸟在河边见到的那个少女正是幽灵公主。她曾经被人类当作诱饵遗弃在森林中,是白狼神救下了她,并把她抚养长大。她是白狼神的女儿,对人类充满了恨意 

当晚,幽灵公主骑着白狼慢慢接近城堡。公主身姿轻盈,很快就攻入了城堡。此行她是为了刺杀幻姬,为白狼神报仇。虽然被众人团团围住,但她还是冲到了幻姬面前,眼见两人缠斗的难分难解,飞鸟手臂上的神秘力量再次被唤醒。黑色的触角象幽灵一样跳(动着。他走到两人面前拦住她们,然后对幻姬说,你心里面有个魔鬼,而她也是。你们看看,这些就是埋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怨恨,是腐蚀肉体,夺取生命的诅咒,不要再让仇恨占据心灵。说完他打晕了两人,把幻姬交给大家,他则要带着公主离开这里。此时,有一个女人举枪对准了飞鸟,一个不小心枪走火了,飞鸟的胸膛被鲜血染红,但他依然没有倒下,一步一步走出了城堡。接着他将公主还给了白狼神,自己却因为伤重跌了下来。公主质问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飞鸟只是喃喃地答道,为了让你,活下去。公主拿刀抵在他的喉咙上,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飞鸟艰难地睁开双眼说,“你好美”。公主愣了一下,死水一般的心里漾起了一阵涟漪。接着她让白狼先回去,她将飞鸟拖进水潭,想让麒麟兽帮他疗伤。 

夜半月圆之时,树精全都爬上了树梢,它们同时晃动脑袋,咔咔咔的声音在整片森林里回荡。麒麟兽从森林深处走了出来,它体型巨大,通体透明,水蓝色的身体流动着点点荧光,就像是流动的生命能量。这是麒麟兽入夜的形态,很快它就会变回日间的形态。 

此刻,胖僧人和他的手下正埋伏在森林里,他其实是朝庭的大祭司,奉命来取麒麟兽的头颅。据说它的头颅有起死回生的神奇效力。说话间,麒麟兽的身体开始进入巢穴,一阵风之后,便化为无形,最终麒麟兽变回了日间的形态,向着飞鸟走去。所到之处,草木瞬间生长,又瞬间枯萎。它轻轻吻了吻飞鸟的伤口。第二天,飞鸟醒了过来,胸前的伤口不见了。但手臂上的疤痕还是没有消失,此时的他还十分虚弱。公主赶来后,把草药嚼碎了亲自喂给他。随后,白猪神带领着野猪群围住了他们。野猪王被幻姬杀死,所以它们要杀光所有人类。听说麒麟兽救活了飞鸟,猪群十分不麒麟兽不是森林的守护神吗?既然它能救活人类,为什么不救野猪王。接着,白猪神慢慢靠近飞鸟,感知了野猪王的痛苦和诅咒。它愤愤地说,就算野猪一族全都灭绝,也要和人类决战到底。白狼神劝道,如果你们和人类开战,就正好中了人类的圈套。但白猪神管不了那么多,无论如何,它都要让人类付出代价。 

入夜后,飞鸟苏醒了过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片森林,白狼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是听不到森林的悲鸣的我的身躯逐渐老朽,我倾听森林的悲鸣,等着那个女人,梦想有一天能够咬碎她的头颅。飞鸟不解的问,难道森林和人类就不可以和平共处吗?白狼神反问道,怎么和平共处?你要和公主一起对抗人类吗?飞鸟答道,不是,这样只会增加仇恨。狼神不想跟他争论下去,只是说,你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天亮以后,你就离开这里吧。第二天,炼铁厂外发生了争战,是朝庭的浅野侯爷挑起的。他想要霸占一半的铁矿,幻姬自然不会同意。战斗结束后,胖僧人带着一队枪手进入了炼铁厂。他和幻姬达成了交易,他帮幻姬消灭野猪群。幻姬则帮他取下麒兽的头颅。 

随后,胖僧人往森林里释放毒烟,并在森林边缘砍伐树木。他想激怒野猪群,引诱它们走出森林落入陷阱。白狼神看穿了这个阴谋,公主决定去帮助野猪群。 

这时飞鸟已经走出森林来到了炼铁厂。浅野侯爷趁幻姬不在,正在全力进攻城堡。一个女人告诉飞鸟,女当家带着男人们去围剿麒麟兽了,现在城里只有女人,怕是抵挡不住武士的进攻。他们让飞鸟去给幻姬报信,让她赶紧回来。 

在返回森林的途中,飞鸟看见远处的山谷升起了滚滚黑烟。等他赶到时,只见这里到处都是尸体,人类布下陷阱,和野猪群发生了正面冲突,公主冲在野猪群的最前面,一时间火光冲天,惨叫连连。战斗结束后,公主搀扶着白猪神向着水潭艰难行进。刚才的战斗异常惨烈,只有她、白狼神和白猪神活了下来。它们全都身负重伤,公主要带它们去向麒麟兽求救。半路上,胖僧人的手下伪装成野猪,跟踪他们来到了麒麟兽的巢穴。在靠近水潭的地方,他们对白猪神发动了攻击,毒针射中了受伤的猪神,猪神的伤势愈发严重,怨念变成黑红色的触角从它的身体里不断长出。它正在向可怕的邪神转变。

幽灵公主想帮它去掉这些可怕的触角,但却遭到了暗算。她晕倒在触角丛中,黑色的蠕动的触角缓缓将她吞噬。此时的飞鸟正在焦急的四处寻找幽灵公主。路上他发现了胖僧人和幻姬正在向水潭进发。飞鸟告诉幻姬炼铁厂正在被武士围攻,危在旦夕。但幻姬却不为所动,她执意要去猎取麒麟兽的头颅。飞鸟赶到水潭后,被邪神附体的猪神也向这边赶来。飞鸟想要救出公主,却被发狂的猪神甩进了水潭。

白狼神与猪神对峙着,形势万分危急。而此时僧人和幻姬也跟着猪神追到了这里。他们在树丛里窥探,等待麒麟兽的出现。片刻之后,麒麟兽终于出现了。他在水面上行走,凌波而渡,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接着它来到猪神面前,躁动的猪神立刻就平静了下来。浑身的触角也开始收缩。

飞鸟趁机救出了公主,然后抱着她跳进了水潭。麒麟兽轻轻地吻了一下猪神,猪神立刻怨气消散,归于尘土。接着在皎结的月光下,麒麟兽开始幻化形态。这是它最虚弱的时候,也是胖僧人等待的最佳时机。只见麒麟兽的身体慢慢拉长,缓缓变得透明。幻姬拿着火枪准备偷袭,飞鸟用飞刀阻止了她。被惊动的麒麟兽缓缓回头,发现了幻姬,她手中的枪托立刻长出了藤蔓,扳机也被缠住。然而幻姬仍然不肯放弃,用尽全力扣动了扳机

麒麟兽的头颅应声而落,掉在了地上。没有了头颅的麒麟兽像气泡一样开始破裂。气泡变成黑灰色的粘液。这些粘液能杀死一切生命。白色的树精像雨滴一样落下,麒麟兽的生命正在消逝。粘液腐蚀了白狼神的身体,但它的头颅却咬断了幻姫的手臂。胖僧人命令手下把头颅装进了盒子,拼命向外逃去。包裹着粘液的气泡眼着就要吞噬幻姬,飞鸟冲上去救下了她,带着她躲进了水潭

此时的麒麟兽正在四处寻找自己的头颅。没有了头颅的麒麟兽宛如死神一般。所到之处,万物凋零,生命消逝。只见麒麟兽盘旋在森林上空,森林开始枯萎凋零。接着黑灰色的粘液向着炼铁厂蔓延,眼看就要吞噬一切。现在只有帮麒麟找回头颅,才能终止这场灾难。他和公主一路追击胖僧人,胖僧人被逼入绝境。他说,想要拥有天地间所有的东西,这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类的。最后被逼无奈的胖僧人交出了头颅

公主和飞鸟把头颅高高举起,请求麒麟兽的原谅。接着麒麟兽把身体倒向头颅。刹那间金光一片,麒麟兽缓缓抬头,接着又轰然倒地。它的身体化成了一阵飓风,吹灭了炼铁厂的火炉,也吹走了这片土地上所有的污垢。接着麒麟兽将它的生命能量,散播到这片失去生命的土地上。

万物生长,生机重现,绿色重新包裹了这片土地。飞鸟和公主在碧绿的草丛中慢慢醒来,他们静静地看着眼前青山岗和草地,公主伤感地说,这里已经不再是麒麟森林了,麒麟兽已经死了。飞鸟却说麒麟兽是不会死的,因为它就是生命,生和死它都同时拥有。此时飞鸟手臂上的诅咒也已经消失。

公主对飞鸟说,我喜欢你,但我不原谅人类。飞鸟说,不要紧,你在森林,那我就留在炼铁厂,跟你一起活下去,想你的时候,我会骑着羚角马去找你。说完之后两人微笑告别。这时,荒芜的山坡上长出了嫩绿的草芽,湖水清澈,绿意盎然,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作者:微言

2 多个评论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