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在家里的这个春节假期,让不少娱乐企业加快了从线下向线上转型的脚步。如《囧妈》、《肥龙过江》等电影改为线上播出;TAXX、OT等酒吧开启“云蹦迪”模式;多款棋牌游戏开放好友房玩法以替代线下聚会。以直播、短视频、游戏为代表的线上“宅”娱乐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疫情之下,“长不大”的朋友们一刻也没闲着,虽然暂时被禁锢了双脚,但并不影响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网友们在家自娱自乐,花样百出。有人闲得发慌在自家鱼缸钓起了鱼,高度不够的还搬来了家用梯子;有人每天定时直播刷牙也有人直播睡觉。一场画面几乎静止的睡觉直播里,竟然有1850万人围观,他们共同参与了一次行为艺术创作。

一部分人通过“云嗨”(在线上high起来)获得诗与远方的满足,在疫情期间创造条件完成了正常的生活和社交。而另一部分人也看到了线上生活的更多可能性,由此一些商业上的尝试开始出现。线下商业停摆,但人们的娱乐需求不会消失,压抑总会想办法找到出口去迸发。

疫情来袭,线下娱乐按下暂停键,以“直播”为支撑的“云蹦迪”,却为酒吧、夜店等线下娱乐开辟了一个全新场景。

人出不了门,但感情不耽误。不管你是在北上广一线城市,还是在偏远乡村,抑或是正在武汉抗击疫情的前线,通过手机就能把大家重新聚到一起。疫情反倒成了催化剂,在无聊甚至压抑的日子里,让网络“云生活”有了些乐趣。平时,身处异地,几个兄弟哪有机会坐在一起呢?

有网友宅在家三天后,终于坐不住了,组织了其他5位小伙伴,展开了鼠年第一届云喝酒活动。活动获得了空前成功,紧接着2小时以后,他又开始组织了第二场,再敬一圈……

窝在家,最痛苦的莫过于吃货。尤其是那些全年靠火锅、烤肉、奶茶续命的人。奶茶尚且能外卖,一人份火锅吃个什么劲儿呢?

云聚餐,最早是在微信群里隔空斗图,原本是深夜用来刺激捉弄那些减肥的友人。

这下,成了所有人的慰藉。还有人做了改进,组织三五小伙伴对吃起来。打开视频,各自在家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买瓶啤酒,拿双筷子,打开微信,就可以聚一波。火锅、烤肉、奶茶,分分钟就被安排上了。

被疫情阻隔在三地的李婷一家,云聚餐已经成为日常;汪洋的爸爸和一群叔叔阿姨约好了每天五点半准时云聚餐,要先把晚餐放到镜头前,介绍完再吃。你不知道,云聚餐已经成为中老年的新爱好。前有广场舞,现有云聚餐。

2月已经过去一半,大家是不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是的,发布会!每年春天都是新手机扎堆发布的时候。今年比较特殊,线下发布会开不了,于是,小米率先走起了线上发布会(雷布斯果然是雷布斯)。直播间里,雷军带着口罩推荐小米新机小米10。为了不让直播显得尴尬,直播间还特意加了一些掌声音效来烘托直播气氛。我是怎么知道的?雷军自己说的。

虽然是线上发布会,热度也不亚于线下发布,天知道去参加发布会的有多少人在玩手机,主动选择看直播的还真不少会认真听,整场直播共获得了116万多人观看。在云发布会上,粉丝们还可以在品牌直播间进行实时互动,边看边加购。

对于平日不常打游戏的人群,不必充值、轻量化、门槛低的小游戏得到青睐。且为响应“不聚会、不聚集”的号召,线下棋牌室纷纷关门,这些由线下涌入线上的玩家使得线上棋牌游戏正式如火如荼。春节期间,IOS棋牌类游戏的下载量也有所上涨,《欢乐麻将》《欢乐斗地主》《小美斗地主》等游戏均有一定程度的排名提升。休闲、互动类轻量级游戏迎来了新时机。

此外,几乎所有主流游戏的DAU和用户时长都出现了显著的环比和同比上升。

极光2月4日发布了春节期间以《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为代表的主流游戏统计数据,《王者荣耀》自2018年春节之后DAU再次突破过亿量级,达到了1.09亿,较往年增长了58.9%。腾讯旗下另一款产品《和平精英》同样迎来了快速增长期, 2020年春节期间DAU达到6710万,较往年增长了115%。而棋牌类产品中的佼佼者《欢乐斗地主》,也在春节期间DAU达到1260万。

一段时间以来,盈利困难、流量增长遭遇瓶颈和租金、人力成本持续上涨等问题在持续困扰着KTV、酒吧等从业者,线下娱乐行业的危机早已摆在台面之上,不少企业纷纷开始尝试与线上模式结合,探索转型之路。那么线下娱乐与线上娱乐如何有效融合,从而有能力应对风险挑战和满足新生代娱乐需求,就成为当前行业面临的一大挑战。

KK直播副总经理都汉钧也表示,打通线上线下的“云娱乐”意味着将和用户之间产生更多交流互动,未来企业的经营方式、获客方式、营销方式等都会因此而有所变化。

探索转型之路,都汉钧认为企业一定要用互联网思维去思考如何把线下内容搬到线上,这并不是简单用摄像机把线下演什么照搬到线上就可以,具体怎么样操作还需要大家一起来探索。但随着5G、VR、AR等技术的成熟和应用,未来线上和线下的壁垒也将完全被打通,无论是数据传输还是用户沉浸式体验,都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今年的目标是生存,大家能这样活着,然后2021年牛年才有行情。”经营着国内二十多座城市、数十家失恋博物馆的老板朱兆伟这样对钛媒体感慨。

1月29日,北京市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责任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控制工作的通知》,要求宾馆、饭店、文化娱乐场所、商场超市、公共交通场站等人员密集场所增加清洁与消毒频次,科学合理控制人流规模和密度。

KTV“K歌之王”北京旗舰店(以下简称“北京K歌之王”)于2月7日发出《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财务状况承受巨大压力,经公司管理层研究后决定,将于2月9日与全部员工、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以受影响最严重的院线电影为例。年初,众多研报显示,春节档预计贡献全年票房近10%。受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春节档累计票房不足1000万。短期看票房缺口对影院和电影制作公司2020年业绩造成冲击。目前,猫眼数据显示,全国影院24日之后票房数据已经清零。已经过去的一月内,粗略估算已经影响全年票房15%~20%。

除了传统的线下娱乐项目,近年来90后,00后热衷的新生娱乐产业,也会受到疫情管控措施的冲击。

“整个2月,我们取消了小不点大视界在全国13座城市的100多场演出。”陈忌谮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来得太突然,他们邀请的欧美演出团体还来不及反应,道具都已经提前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现在封存在小不点大视界剧场的仓库,什么时候才能上演,尚不得知,其在全国的13个演出城市也暂停了演出。

这家专注于引进海外优质亲子剧目演出的机构,通常引进一部剧目的价格在几十万元左右,“估计这个阶段,我们的经济损失在800多万元。”陈忌谮说。

线下娱乐的全面停顿,对很多中小型独立演出机构来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月7日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不同于KTV、电影、逛街这线下消费老三样,2010年代的线下娱乐从消费端倒逼,出现了一批密室、飙戏之类的实景娱乐场所;轰趴体验馆、网红星空展、失恋展也比比皆是。这些娱乐新秀们,大都还没有形成全国的规模化连锁布局,入局者们多半在谨慎的探索和初步扩张阶段;即便少数玩家坐拥不少店面,背后也鲜有资本支撑。

哪怕是身边喜欢各种尝试新鲜玩法的朋友,在和钛媒体分享时也表示,“禁足”过后最想做的莫过于逛街、吃饭、看电影和K歌。在惯性的驱使之下,新娱乐业态面临的复苏时长,想必会更久一些。

线下娱乐的全面停顿,对很多中小型独立演出机构来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但从另一个角度,艰难现状又促使经营者们思考更多的存在方式。

编辑:晨晨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