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纽约华埠的街道,也许很多人都会如数家珍地说出坚尼路、勿街、包厘街,或者东百老汇、格兰街……

可你知道门罗街(Monroe St.)吗?随着来自福州的新移民不断涌入,这条靠近东河、偏僻而安静的街道正在悄然地发生变化。如今,在这条街上短短不到200米的一段,竟集中着6家寺庙宫观。像称爱烈治街为“职业介绍所”一条街、披露街为“理发一条街”一样,福州人把这条街称为“寺庙一条街”。

社区人士预测将来会有更多寺庙宫观迁入该街,到时,它将成为纽约华埠又一道独特的景观。本期,请随本报记者一起走访门罗街,从另一侧面一窥海外福州人的生活……

六家寺庙各行各事

从华埠人称“福州街”的东百老汇街出发,沿着加萨林街(Catherine St)往东河方向走3个街区,就来到了门罗街。

往左一看,你会发现,礼义堂、泰山宫、西禅寺、福来寺、天道观、心虔坛,在不到200米的街区里,6家寺庙宫观鳞次栉比。虽然供奉的神明不同,信众不同,但大家相安无事。福州人说,这条街上已经形成了民间信仰与佛教、道教共存,大家各行各事的奇特景观。

在华埠从事地产管理的林伟良认为,目前,寺庙之所以集中在门罗街,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是供需双方都有此需求。

从租户方面来说,他们看中了门罗街清静的环境,相对较低的租金;从房东方面来说,他们看中的是寺庙租赁时间一般较长。可谓双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林伟良相信将来会有更多的寺庙迁入该街,“因为,寺庙一条街的雏形已经形成,这为将来新寺庙的迁入在人气上提供了重要保证,寺庙选址时,会不在意这点吗?”

神明不问出处

熟悉纽约福州人社区生活的《唐人街》杂志社社长黄山人表示,海外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寺庙。

上世纪90年代,大量长乐、亭江、连江一带乡村小镇的福州人冒着生命危险,以海、陆、空各种方式进入美国。远离故土的福州人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环境不熟,谋生之路艰苦且寂寞,遇上工作、创业、身份、婚姻等方面的问题,感到困惑不安、举棋不定时,总盼望有神明保祐平安或指点迷津。于是,家乡形式的庙堂则成了他们烧香参拜、精神寄托的好去处,他们寄望故国家园那些神通广大又亲切熟悉的神仙伟人的保佑,消灾解厄。

因此,虽然坚尼路、勿街、东百老汇已有广东人和缅甸人的佛堂,但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福州人寺庙还是纷纷在华埠涌现,每逢初一、十五、节日、神诞等日, 香火更是鼎盛。

在纽约华人的寺庙宫观里,供奉着各种神像,不仅有佛祖观音、菩萨罗汉、弥勒、玉皇大帝、元始天尊、福禄寿三星等,也有孔子、关羽、妈祖等著名中华历史人物,连孙悟空、二郎神、托塔天王、八仙等传说中的各路神仙也在神坛上正襟危座。而福州人的寺庙,最大的特点就是供奉着自己家乡的神明,如:亭江人的泰山宫等。

修庙拜神不分先后

东百老汇百合花店经理张先生介绍,在该地区的福州人中,最早建寺庙的要数福州仓山人王国栋。1989年,王国栋在东百老汇街7号创设平安佛堂,1993年,因地方太小,平安佛堂迁往坚尼路175号五楼,原美国福建同乡会会址楼上。刚开始时,香火并不是很旺。张先生说,后来较大的就有礼义堂、泰山宫等。现位于门罗街的礼义堂主理谢仓明介绍,礼义堂在1990年由居住在纽约的亭江长安人林长干、林长庚等人引入。礼义堂在福州亭江、琯头、连江一带有很多信众,现该堂信众有500到600人,一部分信众在纽约,一部分散居在外州。

而泰山宫的信众则较多在福州亭江一带,1996年,亭江人王祖臣等在东百老汇68号(现在鸭蛋秋)楼下设立泰山宫,由于有信众基础,香火颇旺,后搬迁到门罗街。因信众多,产业大,泰山宫还成立了寺庙管理委员会。张先生表示,福州人在华埠设立寺庙宫观最密集的时段是1990年到2000年之间。

在林林总总福州人寺庙宫观中,最早具有一定规模的莫属位于东百老汇街和派街之间的嵩德寺。此寺庙为以杨能梁为首的福州亭江杨氏家族在1996年设立,该寺供有释迦牟尼、弥勒、韦陀三大佛,旁殿有观音阁、唐藏佛、十八罗汉、拥法佛供信徒礼拜。寺内有方丈、监院、首座、西堂、知客协助掌执各职。这家寺庙还常以布施的方式发米等,周济社区耆老。

寺庙联谊 承载福州人乡情

与大多华裔新移民一样,刚到美国的福州人身边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他们只好求神护佑,为此福州人大修庙宇是很自然的事。可这庙宇修好之后不仅可以求神保佑而且越来越成为福州新移民赖以联络乡情的场所。

凡事但求神明保佑

门罗街的礼义堂主理谢仓明表示,福州人的寺庙之所以在近20年时间内迅速成长起来,还取决于海外寺庙承载着多种功能,除了迁移海外谋生的华侨的精神需要外,在某种意义上寺庙也是一个群体联系枢钮,是华人开展互助互济、慈善福利、凝聚族群、交流感情、增强文化认同感的公共场所。它对于移居海外的侨民,尤其是对初次出国和穷困老病的华侨华人来说,无疑具有实际意义。

来美30多年的老华侨石立行指出,福州人来美国后,身份、工作和婚姻是最主要的三大问题,而这三个问题都有许多不确定性,因此很多人都寄望神明保佑给予顺利解答。如偷渡到美国后被抓,保释出来后,大家面临的问题就是转身份。在纽约人人都知,申请转身份的人原因都差不多,申诉的过程也大同小异,到底谁能赢,谁会输,几乎没有定律,可以说很大程度上“看法官的心情”,靠运气。因此,很多人上庭前就到寺庙、道观或家乡的神明前烧香许愿,如若获得身份,自然就认为是神明保佑,也一定要回来还愿。

再如开餐馆,石立行说,“福州人都知道,只要开对了一家餐馆,夫妻俩埋头苦干10多年,几乎就什么都不愁了。可当你投资餐馆时,你知道开下去是赔是赚吗?谁都没把握,这时,很多人就求神明保佑了。如果开得顺利,大多数许了愿的人会回来还愿,就是在外州,也都回纽约还愿。求过神的人都相信,只有还了愿,才会继续得到神明的护佑。”

百合花铺的另一位经理林先生表示,福州乡间风俗办红白喜事要择日,现在福州移民第二代很多都到了结婚年龄,虽然在异国他乡,但绝大部分人还是按照家乡的传统,到寺庙道观请和尚或道士挑日子。

林先生说,随着越来越多福州人获得身份,近年来,父母移民来美的不断增加。老人过世后,都希望按家乡的传统习俗举行葬礼,而家乡的习俗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在葬礼上请和尚或道士念经超度。

此前刚按家乡仪式为父亲举行了葬礼的连江人郑章成说,举行完葬礼,他感到很安慰,一方面他按照父亲的遗愿做到了请6个和尚念经超度,他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会满意的。

另一方面,前来参加葬礼的亲戚、乡里也认为他为父亲操办的葬礼办得像样。郑章成表示,“福州人办丧事特别在乎乡里乡亲怎么看,我算是心安了。”

也是群体联系枢钮

寺庙还为有共同信仰的人提供了一个联谊的机会。如:地处门罗街的西禅寺对面就是被福州人称为“意大利大厦”的政府楼,里面住着许多福州籍耆老,因为离家近,这些耆老就常到西禅寺来,除了烧香、拜佛,初一十五吃斋、念经外,聊聊天,叙叙旧,西禅寺师傅圆雄说“有时我们这里像小型老人会。”

来自连江的耆老黄婆婆说,“我在家的时候初一、十五都吃斋,来了美国,发现有个西禅寺,和福州的寺庙同名,感到特别亲切就来了。来了后发现虽然这里的西禅寺和福州的没有什么特别联系,但因有一帮年龄差不多的人可以聊天,打发时间,也就常来了。”可以说,西禅寺从另一侧面为这些耆老寂寞的海外生活添上一笔淡彩。

石立行介绍,在纽约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现供在纽约的福州地方神明80%是被在纽约的各乡村联谊会请进来的,因为,在家乡几乎每村都有自己的地方神,联谊会为了方便村民祭拜,护佑大家平安,就在会所里供着各地方神。每到神诞来临,联谊会还会组织人在东百老汇街附近街区游神,在华埠一些大酒楼做神诞。石立行说,“做神诞时,很多乡亲都从外州赶来,在那时你会碰上许久不见的乡里亲戚。很独特的是,做神诞来的乡亲一般都比联谊会会庆时来的都多,乡里们都相信来做神诞,捐些平安钱,神明就会保佑。”因此,做神诞也成了乡里乡亲联谊的好机会。

香火越来越旺

也有很多寺庙在乡亲有困难或中国及世界各地遭受灾害时也都慷慨解囊。供奉三教的感天意善会就曾为汶川大地震、湖南水灾、海地地震慷慨解囊。该会管理员林先生表示,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们就通过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捐给四川灾区4.3万多元,会众们还参加了“福建助学工程”,一对一地资助福建贫穷地区学生上学。

林先生说,大家都本着平常心去做这些事,不论是寺庙还是信众,都不愿意多加宣传。圆雄表示,当中国发生自然灾害时,西禅寺信众也踊跃捐款,“我们还做一些社区服务性质的活动,但都在信众范围内进行,跟社团相比,我们的能力有限。虽然力量有大有小,但我们的心是一样的。”

福州人的寺庙宫观在华埠大大小小有百来家,无须讳言,也良莠不齐。有的以此养家糊口,有的利用乡村“显灵神现”的仙姑鬼爷来敛财。

张先生说,曾有一对来自长乐的夫妻,在格兰街附近租下房屋,后面住家,前面供家乡神明。丈夫主持,妻子客串拉活,许愿、谢神、解梦、投魂、断签、超渡、风水、看相等,有求必应,无所不能。一次,丈夫帮人家驱鬼,鬼神附体时,突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掏出手机,用自己正常的语气告诉对方“现在没空,正帮人赶鬼”。而后,把手机放回口袋,又做起一副被鬼神附上的样子。这件事在福州人中广为流传,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于是,找他们的人也渐渐少了。

“但不管怎样,将来华埠的福州人寺庙一定会越来越多。”张先生说。他分析,一方面,随着联谊会财力的不断增大,服务乡里的范围不断扩大,联谊会很有可能把供奉神明和联谊会分离,单独设立供奉地点,并成立管理委员会完善管理。另一方面,随着福州人越来越多的移民进入美国,红白喜事越来越多。特别是老年移民的来到,他们更要求红白喜事都按家乡的传统办,给寺庙宫道的发展培养了深厚的土壤。

随着福州人向布碌仑八大道和宾州、费城迁移,现在,寺庙也发展到八大道和费城。张先生表示,例如:在布碌仑八大道,猴屿人就自己买楼,重新装修,建了庙宇。而在福州人集中的宾州费城,已有了多家寺庙,他们和纽约的寺庙也都有联系,一旦有大型活动,都出来互相支援。

来源: 侨报 作者:李竑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