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战友啊,他给我报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他本来是一个纪委的工作人员,他们说现在纪委里面已经死了六个人了。北京啊,我今天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纪委,北京市纪委已经死了六个人了,而且有严格保密!为什么死了呢?就是当时在武汉去抓人的时候,把家人给抓了。倒霉呀,报应啊,这个家人染上病了。纪委死的所有人当中,没有一个发烧的,当时全都误以为是出现了刑事案件,结果后来发现完全是传染。这个事情发生在大概七八天以前,非常滑稽的事情,这个被抓的人,这个家人当中他并没有全家感染,但是专案组却被传染了,这是一个消息。

另外我告诉大家,这位战友透露了一个让我很震惊的消息,说:王岐山在广州换肾期间,曾经到武汉呆了四天。秘密到武汉呆了四天,是坐火车到达的武汉,在武汉呆了四天,完全是特殊军人全部保护,用专列到的武汉,到武汉呆了四天专列回的北京。中间还有停留,大家未来会看到视频,王岐山到武汉的视频。这是让人很吓人的。

王岐山从广州换完肾,为啥提了着尿袋子,揣着擀面杖子,揣着老江财神的爱马仕戳了亮的皮子啊,跑到了武汉,他到底见谁了?干啥了?这位战友的信息对我是一个震惊!我就纳闷,这时候他去武汉干嘛?这个时间我一核实,一算,跟这病毒出来差不多。

还有一个,这位战友说,据他所了解,他这个完全是听说啊,刚才那个是他完全清楚的。他说在纪委这个人死以后上报过,中央没有任何回复。武汉疫情出来之前,中央得到几个密报,紧急报告,北京上层没有回复,这完全是不和常理的。

特别是当时是报给韩正的,韩正副总理是管公共卫生的。说韩正不但没有回复,下边包括省长、省委书记给紧急报道时候,韩正一概不回复。这就有点不正常了,一个管公共卫生的副总理,在这种大事面前,那得第一个先卸责,报给王岐山,报给习近平。那是一定的,否则以后你找我的麻烦啊,你说是我的事啊。不回复!

他不回复的原因:第一个,他不想让习知道,或者根本没让习知道,他也不让你说话。第二个,给习说了,提前有默契,不给你回复,等待事情发展。现在这个事情啊,真的是非常的诡异了。

今天中国武汉疫情,所有的外国人,包括我马上要跟人家几个视频的,问我第一个看法,问我怎么看法?我告诉他们,我说如果这件事情没有鬼,共产党没必要瞒。我说你先告诉我共产党有什么责任,我没有证据,但有一点,他掩盖事实,这个是他最大的罪过,这个西方、全世界和所有受伤害的人永远都不能忘了。

政府的第一职责,就是要把这种重大疫情,第一时间要公告,这是基本上公共管理学和国家政治学的一个基本常识,你掩盖真相你绝对另有他心和别有目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在武汉也好,在现在全国各地、各省发现这么大的疫情,连走在最前线的医护战士竟然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完全没有任何医疗措施保护在前线的医护人员。更重要的事情,所有共产党的政府部门不采取任何公共的防范,一二三的基本的国际上世卫中心发表的公共医疗事件的标准,也没配备医药,而是派军队进行镇压,这是第二条公共的犯罪。

第三条,如果这个病毒没有问题,为什么从127号、9号、10号、17号、19号,相继发布的版本全部都是假的?你为什么要说假话?

另外一个,20181月、2月、3月、4月,中国所有的官方文章,特别是王岐山的女朋友财新,为什么她最早发现了,最早提出了所谓的中共在武汉的P4——就是化学武器、生化武器的研究中心研究出了冠状病毒,类似于当时的非典病毒。为什么胡舒立知道?武汉没有报纸吗?武汉的媒体死干净了?中国的媒体死干净了?为什么你胡舒立知道?胡舒立的文章就能爆出来?谁给你的权力?你从哪来的信息?

一直到现在,反腐运动,和今天的武汉非典,和当年2003的非典,唯一的一个核心、正能量,就叫胡舒立。

所以我告诉西方,你们为什么不去把这三条搞清楚?你把这三条搞清楚了,你就明白了。

个事情是来自于自然这个动物绝不可能!肯定是被人操作的,是人为的。这并不是人为的,是人培养的。但是是有意放出去,还是无意漏出去,这要一个最后的结果。

摘自:郭文贵爆料

小编:凌凌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