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中国各地人员陆陆续续返回办公室和工厂,政府放松了疫情爆发后实施的工作和出行限令。许多公司仍然关闭,白领员工继续在家远程办公。要钱还是要命,很多人都在艰难抉择。

春节期间,旅游、酒店、交通、餐饮等行业损失巨大,由于延期复工和严格的隔离措施,中小企业现金流普遍吃紧,很多中小企业面临倒闭。

根据工信部数据,截止到2018年底,全国中小企业数量已经超过3000万家,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7000万户。它们贡献了全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以及80%以上的劳动就业。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北京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早在春节后疫情爆发初期,西贝创始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谈道,受疫情影响,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停业,只保留100多家门店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损失营收7-8亿元,同时2万多名员工一个月支出就在1.5亿元左右,若疫情无法有效控制,企业账上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

恒大研究院在近日发布的一份疫情报告称,伴随疫情减弱,在春节期间对消费的压抑很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更为深邃的影响将体现在制造业。

在浙江,傅生经营着一家污水、废气处理公司。他正考虑卖房还债,因为疫情,手上的几个项目都停摆了,公司年底结算,账上只剩两万。收入被掐断了,支出却只增不减。

“本来我们放假就早,这么一来相当于两个多月停工,工资照发,社保、房租都得付,还有银行贷款利息。”傅生唯一想到的只有卖房。

北京市长陈吉宁7日晚上参观了海淀区中关村的几家公司,检查他们复工的准备工作。

新华网报导,“受疫情影响,部分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反映,目前无法快速复工断了收入,而场地租金、员工工资、利息等支出仍需正常支付,资金链紧张或存在断裂风险。”

工人们依然受困,无法重返工厂。写字楼依然没有灯光,因为企业要求员工在家办公。空荡荡的商场里,为数不多的几家店铺开门营业,无聊的店员玩手游打发时间。

赵锋在吉林长春经营着一家银行催收公司,已经干了两年,但他决定暂时关闭公司。因为这一行主要是人力成本,公司每个月流水七八万,二十多号人的人工费用占到80%以上,还不包括房租,实际能挣的不多。

赵锋并不打算放弃催收这个行当,公司关张只是暂时的应对,待疫情稳定,还会再开。他唯一有些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员工,“公司倒了我饿不死,真正难的是普通员工”。

在无锡,王平经营着一家零部件加工工厂,是日本行业龙头企业的定点供货商。自疫情渐起,工厂所在的园区已经全部停工,随后是物流的限制,“我们的货出不去,外面的原材料进不来”。

在中国南部省份广东一家摩托车消声器工厂老板的Luo Xiaoying说,没有一个工人能回来工作,工厂停工已经近一个月了,不知道企业还能维持多久。

德国电视一台9日称,德、法、美、日、韩、意等国的汽车工业都严重依赖来自中国交付的产品,如果中国工厂关闭的时间延长,全球汽车生产都可能陷入停顿。

德国汽车产业每天在中国的营业额为6亿欧元,盈利为6000万欧元。中国延迟一天开工,德国汽车工业每日损失7200万欧元。

法国医药集团赛诺菲在中国有多家子公司,员工近8000人,现在集团要求中国子公司密切关注药物原料供应,尽早恢复生产。该集团负责人表示:“客户哪个国家的都有,因此生产链不能停,否则会对经营带来大问题。”

美国的苹果手机主要在中国装配、生产,企业最近要求富士康要马上恢复生产。

编辑:丽丽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