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描寫殭屍病毒在全球爆發,世界秩序幾乎崩潰,布萊德彼特飾演的男主角被迫四處尋找藥劑。原著小說中,病毒源地為中國,故事情節神準預言中國政府處理武漢肺炎的模式,在中國被視為禁書,但在電影中被迫改掉。《華盛頓郵報》於美國時間周四刊出原著作者布魯克斯(Max Brooks)投書,說明為何選中國為感染源,以及被列禁書的主因。《末日之戰》電影情節中,主角布萊德彼特開車時從廣播聽到一則國際衛生組織關注台灣狂犬病的新聞,當時有不少電影觀眾誤以為「台灣狂犬病」是病毒源頭。

《末日之戰》原著小說2006年出版,情節似曾相識:中國重慶出現神秘疾病,政府壓制相關報導、威脅試圖向大眾示警的醫生,藉由發動對台灣的軍事威脅,轉移各國注意力,導致感染力極強的病毒最終擴散至全球。台灣遠流出版社2013年再版此書時,將書名改譯為「末日之戰:政府不想讓你知道的事」,明確顯示這本啟示錄小說的定位。

原著作者布魯克斯(Max Brooks)投書《華郵》表示,最初思索故事應發於何處時,認為人口眾多、交通網路發達這兩個條件還不夠,還需要一個「強力控制新聞媒體的專制政權」,以降低大眾危機意識,讓病毒有時間在當地人口之間傳播,再大爆發到全世界,等到其他國家弄清楚狀況,為時已晚。

布魯克斯創作的最佳借鏡,是2002年末開始在中國發生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當年SARS疫情初現於廣東,中國政府亦隱瞞病例、禁止報導、延緩向世衛組織報告的速度,避免影響廣東經濟成長。至2003年七月,全球26國出現病例,共8,096人感染,當中774人死亡。

《末日之戰》小說在美國發行後,海外出版商前來詢問布魯克斯在中國出版的意願,但必須刪除所有有關中國的章節,因為那些是「政治敏感題材」。海外出版商向他表示,書裡對中國政府的指涉,會動搖政權,若按原著出版,將會毀了出版社。有人建議將中國改為另一個虛構國家,或是將可能冒犯中國政府的章節另外發布在中國以外的網域上。

布魯克斯拒絕刪改。他認為「社會開放、政府運作透明、資訊自由流通,是公共衛生的基礎」,審查刪改這些章節,將是為虎作倀、危害公民。即使出於良善意圖,「黑箱運作、缺乏問責機制的政府」不足以控制流行病蔓延;公民若無法信任政府、或缺乏來源可靠的自保知識,無論是面對傳染病或政府濫權,都會更加脆弱。

布魯克斯在投書中問,「我們怎麼能相信一個將『控制』看得比公共安全更重的國家?」在《末日之戰》原著中,最神秘的國家是北韓,所有北韓人口都消失,可能全數在某地生還,可能全亡,布魯克斯沒有給予答案。但他質疑,北韓至今沒有任何武漢肺炎確診病例,「這是真的嗎?」伊朗感染武漢肺炎者死亡率高達14%,遠高於包含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究竟是伊朗還有更多感染人數未查出,或是政府刻意壓制了感染數?

即使是自由開放如美國,也不代表對言論自由沒有責任。布魯克斯指,《末日之戰》原著中,美國也慘遭殭屍病毒侵略,因為美國人貪婪、冷漠、輕信謠言,對維護真相太過鬆懈,拒絕承認科學事實,擁戴無能的總統。

布魯克斯舉例,川普上周訪印度時,稱武漢肺炎是「即將消失的問題」,近日在記者會也不斷聲稱,美國人染武漢肺炎、社區傳播的風險很低,說法與疾病防治中心(CDC)相悖,「但我們更關注誰說的話?在中國,人民很難得到真相;在美國,人們可能不在乎真相。」

《末日之戰》電影版為求在中國上映,將病毒起源地改掉,小說在中國仍是禁書。布魯克斯表示,這代表即使在虛構的狀況下,中國政府也不想面對自己的缺陷。他不希望自己的書會預言未來,若大眾此時各自承認缺點,共同努力改善,傾聽醫學界給予的教育知識,為防疫事務所需的成本出錢出力,拒絕八卦流言如同拒絕別人對著你的臉咳嗽,就能確保《末日之戰》的滅絕慘況好好留在故事裡,不成為現實。(林宜萱/綜合外電報導)

苹果日报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