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是全美人口最多的城市,2016年達到近8,537,673人,為歷史新高,且多於第二大(洛杉磯)和第三大(芝加哥)城市人口的總和

美國人口調查局在2010年統計紐約人口為8,175,133人,但市長米高·彭博立即表示這一數字偏低。根據統計局數字,紐約市的人口佔到全紐約州的40%。2006年,人口統計學家預測2030年紐約的人口將達到920萬至950萬。2010年紐約人口44%為白人(33.3%非拉丁裔白人),25.5%為黑人(23%非拉丁裔黑人),0.7%為美洲原住民,12.7%為亞裔。拉丁裔美國人佔總人口的28.6%,而亞裔則為2000年至2010年間數量上升最快的群體;非拉丁裔白人人口下降了3%,這也是數十年來最小的下降額;自南北戰爭以來,黑人人口首次在十年中下降。在美國非裔美國人大遷徙(Great Migration)中,紐約的黑人人口激增。

2010年,紐約的人口密度為27,532人每平方英里(10,630人每平方公里),在全美人口超過100,000的城市中排名第一,但根據2000年數據,臨近位於新澤西州哈德遜縣的一些小城市(人口少於100,000)人口密度要更高。曼哈頓(紐約縣)的人口密度為66,940人每平方英里(25,846人每平方公里),為全美人口最稠密的縣,密度比任何一個美國城市都要大。

紐約一直以來便是外國移民入境美國的口岸,在1892年至1924年間就有超過1200萬歐洲移民經由埃利斯島入境美國。「大熔爐」一詞最早便被用於形容下東城許多移民密集居住的街區。至1900年,德國人成為紐約最大的移民團體,其次為愛爾蘭人、猶太人和意大利人。1940年,白人佔全市人口的92%

如今紐約近37%的人口出生於海外,其中沒有哪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占顯著多數。截至2011年,十個最主要的海外出生人口來源地為:多米尼加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墨西哥、圭亞那、牙買加、厄瓜多爾、海地、印度、俄羅斯及特立尼達和多巴哥,而孟加拉裔移民則增長最快,2013年達到74,000人。儘管大西洋的移民大浪潮早已退去,全球的交通方式也越發多樣化,紐約仍然是來到美國的合法移民的最主要入境城市,在數目上遠超兩大次主要入境城市——洛杉磯和邁阿密的總和。

紐約極具種族多元,以色列之外最大的猶太社區即位於此,同時有全國20%的印度裔人口和至少20個小印度區,全國15%的韓裔人口和四個韓國街;西半球最多的印度裔人口,全美最多的俄裔、意大利裔、非裔和南美裔及第二多的拉丁裔人口;單單在紐約市內就有六個唐人街,2010年統計都市區內的海外華人人口為682,265,為亞洲外最多。曼哈頓華埠以及新生的布碌侖華埠和法拉盛華埠持續繁榮,華人也在持續遷入紐約和鄰近地區。來自中國的人口在紐約是增長最迅速的。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紐約市的亞裔人口超過100萬,多於三藩市和洛杉磯的總和,市區的亞裔人口為全美最多。2010年,紐約6.0%的人口為華裔,其中40%居住於皇后區;韓裔佔到1.2%,日裔佔0.3%;菲裔為東南亞族群最多,佔0.8%,其次為越裔,佔0.2%;印度裔為南亞族群最多,佔2.4%,隨後是孟加拉裔和巴基斯坦裔,各佔0.7%和0.5%。

由於總人口龐大,紐約的歐裔(非拉丁裔)白人人口亦是在全美各大城市(市區)中最多,2012年達到270萬,超過洛杉磯(110萬)、芝加哥(86.5萬)和休斯頓(55萬)白人人口的總和。歐裔美國人人口非常多樣化,根據12年統計局估計,意大利裔人口達560,000人,愛爾蘭裔385,000人,德裔253,000人,俄裔223,000人,波蘭裔201,000人,英裔137,000人,希臘裔和法裔各約65,000人,匈牙利裔60,000人,烏克蘭裔55,000人,蘇格蘭裔35,000人,挪威裔瑞典裔各20,000人。此外,捷克裔立陶宛裔、葡萄牙裔、蘇格蘭-愛爾蘭裔威爾斯裔各有12,000至14,000人不等。

此外紐約都會區內的多米尼加共和國和波多黎各人口也為數眾多。愛爾蘭人亦是如此,每50個紐約人中就有一個攜帶從尼亞爾(公元5世紀愛爾蘭國王)的部落或是布留因和菲亞克拉克部落中傳下來的獨特Y染色體標記。

紐約都會區同時還有全美最多的同性戀族群,達到568,903人,比三藩市還多。2011年6月24日,紐約州正式同性婚姻合法化,並於30日後正式生效。

紐約的貧富差距狀況也較為突出。2005年,最富有的人口普查區的家庭收入中值為188,697美元,而在最貧困的人口普查區則為9,320美元,導致這一差距的原因是高收入人群薪酬的增加和中低收入人群薪酬增長的停滯。2013年第一季度,紐約縣的平均周薪為2,448美元,在全美所有縣中為最高。紐約還是世界上最多億萬富翁的聚集地,數目超過排名第二至第六的美國城市的總和,其中前市長米高·彭博便是億萬富翁之一。

小编:Arnica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