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纽约市经济的萎缩程度远超过任何其他美国大都市。“大苹果城”的经济之所以受到最大冲击,主要原因是纽约是疫情的震中,而且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当地很大一部分劳动者受雇于餐厅、酒吧、酒店、电影院和零售店等企业,而旅游业的崩溃让纽约市的经济遭遇重创,这些企业首当其冲。

但纽约经济惨遭重创,不只是因为早期新冠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和脆弱的产业结构。另外一个原因是纽约州和纽约市政府执行了美国最严格和持续时间最长的封城措施,因此其经济萎缩幅度也是最严重的。

虽然在4月中旬,纽约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已经大幅减少,而且在几周之前就已经几乎达到了经济重启的所有高门槛,但纽约州和纽约市制定的经济重启时间表却是美国启动时间最晚、耗时最长的。这些极其谨慎的措施或许是拯救生命和避免感染人数再次大幅增加的正确选择。

但我们禁不住要问:封城措施对于之前繁荣的纽约经济造成了多大的影响?纽约市为了较小幅度地改善健康指标,在商业上做出的牺牲是否“划算”?

纽约州和纽约市虽然已经接近达到所有复工标准,但依旧施行严格的停工措施,因此为了小幅度改善公共健康,当地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虽然纽约市已经实现了所有目标,并且多数指标将超额完成,但当地政府仍将继续执行这些代价高昂的限制措施,至少将持续五周甚至更长时间。

过去几周,纽约市的住院治疗人数和死亡病例指标呈逐步下降的趋势,但这座城市因此避免了多少悲剧发生,或者新增住院患者和死亡病例减少,能在多大程度上保证840万居民的健康,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都不得而知。人的生命当然是无价的。但失业、经济困境和焦虑也是有代价的。因此通过研究数据了解封城造成的影响对纽约经济和就业的破坏,是有价值的。

未来我们会发现,无论是延长初期的全面封锁还是制定漫长的复工时间表,这些措施所产生的额外经济损失无法用数字来衡量。按照当地的复工计划,餐厅在7月以前甚至更长时间内将不得提供店内用餐,尽管纽约州将从6月22日开始允许户外用餐。很显然,与缩短封锁时间可能付出的代价相比,这笔损失相对而言显得无足轻重。但不能因此就认为这些成本微不足道,因为疫情造成的整体经济损失是巨大的。我们稍后会详细计算这些数据。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疫情对纽约市经济的影响。《财富》杂志估计,2020年,停工给纽约市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630亿美元,相当于每天损失1.73亿美元。纽约市的人均经济损失是哈德逊河西部其他美国城市的两倍。

我是纽约人,住在格林威治村北部的切尔西社区。之前因为新冠疫情,纽约的街道空空荡荡,但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之后,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抗议警察暴力执法,这让我心生敬佩。到目前为止,纽约人一直在相对认真地执行戴口罩和社交隔离等措施。最近的抗议活动,至少从疾病预防的角度,会对纽约市的疫情或封城措施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并不知道。

但我和一些经济学家们考虑的问题是,在其他城市纷纷解封之后,纽约州和纽约市继续执行严格的限制措施,能够创造什么样的“边际”效益,要付出什么代价。纽约市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只是每天1.73亿美元,因为无限制的复工无法让纽约市恢复到去年的活力。代价肯定是巨大的。

纽约在几周前已经达到了大部分复工标准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在3月20日宣布全境“封城”,并确定了经济重启的四个阶段,适用于包括纽约市在内的10个地区。传染风险较低的行业可以在早期复工,风险较高的行业复工时间要向后推迟。每个阶段必须至少执行14天之后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如果在规定的两周期限内,感染人数快速增加,纽约州将延长两个阶段之间的间隔,直到疫情缓解为止。

纽约市计划在6月8日开始第一阶段,在这个阶段,建筑业和制造业可以复工,零售商可以出售鞋子和电子产品等商品(通过路边自提或店内自提)。在第二阶段,人们能够去房地产办事处、汽车展厅、理发店和其他专业服务机构,办公楼也可以复工。

但直到第三阶段,提供店内用餐服务的餐厅、购物中心和店内零售才能复工,而电影院和会展场馆直到第四阶段才可以重新开启。因此,纽约市的商店和餐厅最早要在7月8日才能重新开业。当然这个日期可能会推迟数周,而且无论纽约市还是纽约州都没有针对餐厅或购物出台具体的指导原则,只是纽约市市长白思豪曾表示要严格限制餐厅内的座位数量。相比之下,佐治亚州的餐厅早在4月27日就已经复工,得克萨斯和佛罗里达也先后在5月1日和5月15日允许餐厅恢复营业。

纽约州提出了进入第一阶段的7项标准,纽约市也设定了复工的三个标准。值得注意的是,纽约市早在几周前就已经达到或者接近达到了所有这些标准。在纽约州的7项标准中,截至5月初,纽约市有5项达标,包括住院治疗人数和医院死亡病例连续14天呈下降趋势和提供足够的检测,而且在本市的三项复工标准中,纽约市在5月5日左右已经达标两项,分别是每天新增住院病例少于200例以及每日感染率低于15%。

纽约州的另外两项标准是可用普通病床和ICU病床不低于总数的30%。在5月下旬,纽约市已经接近达到这两个标准。例如,5月4日,纽约市可用普通病床和ICU病床的比例分别为26%和21%,在5月18日左右分别达到了28%和29%。纽约市仍未达标的一项本市标准是“公立医院的重症病例少于375例。”但在5月中旬,该数据已经接近400例左右。

这10项标准中的其中一项,即每10万居民中新增住院病例不超过两例,这意味着每天新增住院病例约84例。在这方面,纽约市直到最近仍有不小的差距。5月4日,纽约市新增住院病例是该标准的两倍以上,但下降速度较快,截至5月18日,纽约市每10万人新增住院病例已经减少到1.8例。

简而言之,截至5月初,纽约市已经有6项达标,到5月中旬达标7项,并且当时与另外两项标准只相差了几个百分点,而最后一个关于重症病例数量的标准,纽约市相差的数量只有50例左右。还有一点也值得注意,那就是纽约市的新增病例已经不再是统计数据中的异常值。据纽约市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市每天平均新增病例不超过600例,或每10万人中不超过6例,并且4%至5%的检测结果为阳性。相比之下,除纽约以外,美国其他地区每检测10万人的新增阳性病例约为6.8例,检出率也是5%左右。

疫情破坏了就业,导致经济萎缩

这两个领域都有一个可怕的共同点:纽约市就业和经济的受创程度比美国其他地区更加严重。2019年,纽约新增10万个就业岗位,就业人口增长1.8%,失业率始终稳定在4%,就业市场较为健康。纽约市的大雇主是零售业和休闲餐旅业。餐厅、酒吧和酒店提供80万个就业岗位,与专业服务、商务服务和医疗保健行业相当,是金融行业的两倍。

但在疫情期间,这些餐饮和旅游企业却首当其冲受到打击。纽约市负责经济预测和编制预算的独立预算办公室(Independent Budget Office)预测,从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0年年末,纽约市的就业岗位将减少47.4万个,比例达到10.1%。其中零售业将减少15万个工作岗位,休闲餐旅业将减少12万个。独立预算办公室预测,纽约市的失业率将在2021年第二季度达到约11.9%的最高峰,而其预测的美国平均失业率不足10%。

关于疫情对纽约市经济的影响,虽然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数字代表经济产值的收缩幅度,但这个数字非常重要。无论纽约州或者纽约市都没有提供对纽约市GDP的预估,也没有提供纽约市商品和服务的经济产出与全国国民收入的比较。美国商务部提供了每个县的GDP数据。我可以根据这些数据进行近似计算。根据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统计,纽约市的GDP约为9,000亿美元;我向具有相关背景的专家确认了这个数据。

纽约市GDP受影响的程度,比美国其他地区更加严重。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相对于其人口和企业数量,纽约商品和服务的经济产值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纽约市的人均GDP超过10.5万美元,而美国平均水平为6.7万美元。独立预算办公室副主任乔治·史威汀说:“纽约市金融业、专业服务和商务服务以及医疗保健等高产出行业的比例高于中西部城市,对制造业的依赖性较小。”

其次,经济产值的下降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虽然银行业和科技行业等纽约市的基础产业(事实证明,这些行业的工作者在家办公有极高的效率)并没有出现业务大幅下滑或大规模裁员,但零售业和包括餐厅与酒吧在内的休闲餐旅业却对全市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据独立预算办公室统计,这两个行业占全市工资总量的17%,与专业服务和商务服务业相当,而金融业仅占10%。

纽约市餐饮娱乐业遭遇了灭顶之灾,整体损失超过美国的平均水平。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为纽约州编写的报告《纽约新冠疫情初步经济影响评估》预测,2020年,纽约市GDP将收缩7%。这一数字比联邦政府预估的5.4%高30%。

按照我的估算,GDP收缩7%,意味着纽约市今年的GDP将减少630亿美元。这相当于人均7,500美元,但GDP减少并非都是由于工资缩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利润和投资损失。疫情将导致美国人均GDP减少3,900美元,只有纽约市的一半左右。

纽约市的一切都是特大号的,很可惜,新冠疫情导致的损失也是如此。纽约州和纽约市付出更高的经济代价,到底有没有换来公共健康的改善或者更安全的环境?这个问题将成为未来几年许多人研究的主题。目前,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但却值得我们思考。(财富中文网)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