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月份开始,数千亿的蝗虫在非洲肯尼亚等国肆虐。并且向非洲其他国家以及亚洲蔓延。为此,联合国宣布全球进入紧急戒备。在位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南部、肯尼亚部分地区蝗虫数量庞大数十年仅见。如今本次蝗灾已飞过红海进入欧洲和亚洲,侵入巴基斯坦和印度。中国网友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已抵达新疆边界。

蝗虫短短时间就从几十亿到4000亿了,分过时遮天蔽日。蝗虫尸体多到,飞机上都是蝗虫尸体。对作物,蝗虫每天吃掉几万人的口粮。非常可怕。

希望之声介绍,“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迁徙害虫,而沙漠蝗虫是最具破坏性的一个种类。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4000万只,每天能飞行150公里,一天之内能吃掉3.5万人的粮食。”

2月15日,有多个中国网友在推特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疑似抵达新疆边界”,“蝗军先头部队已抵达”,“蝗虫已经到新疆,中国网友还一顿猛猜测蝗虫翻阅不了大山”。

综合外媒报导,本次蝗灾始发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南部、肯尼亚。蝗虫吞噬农田、市场无物可卖、牲口无物可吃,非洲东部已有约1900万人面临高度食物短缺危机。

蝗虫泛滥,地表植被破坏,蝗虫天敌大量减少。4000亿蝗虫,杀虫剂不好用,最好用的是低压电网,中国没有应对能力。美国杜邦公司的杀虫剂很贵,但美国会出手帮忙,预防疫情、灾害扩散。

尽管科技已有进步,但控制蝗害仍不乐观,蝗虫大军正逐日进逼位于东非大裂谷的埃塞俄比亚粮仓。空中喷药的最佳时机是蝗虫大军还停在地面,由于蝗虫是冷血生物,在白天变暖前几乎无活动力,因此清晨是最佳喷药时机;可不幸的是,频繁的晨雨多次阻碍空中喷药,等飞机升空时,蝗虫大军早已在空中。

埃塞俄比亚政府雇佣私人公司的喷药飞行员说,“它们靠上升气流飞达约914米高,数量多到能阻塞飞机进气口,其实这样很危险。”近期某日,当这名飞行员结束喷药任务后,飞机全身已满是虫击的黏液,多到连挡风玻璃都已看不清楚。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害虫防控专家巴耶说,“2020可谓蝗害之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否则整个区域都会被蝗灾吞没,就会变成一个很大、很大的危机。”

2月10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呼吁各国加大援助受蝗虫威胁的国家,该组织称已募得2100万美元援助资金,但与所需的7600万美元仍有较大差距。粮农组织官员表示,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了6400万倍,据估计,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三国的蝗虫已达到3600亿只。这些蝗虫破坏力空前,多地出现粮食短缺。

2月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向全球进行了预警,蝗灾会带来严重的食物短缺,以百万计的人将需要食物救济,控制事态或需要好几年。FAO警告称,如果6月旱季前得不到控制,蝗虫数量可能增加500倍。

蝗虫此前已经到达了巴基斯坦和印度。

印度拉贾斯坦邦财政部长的说法,有4000亿只蝗虫袭击了该邦,导致大量农作物被毁并有向其它邦蔓延之势。而该邦驻扎的70万印军因粮食被吃光不得不撤军。蝗虫以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飞向中国,二个月后会进入中国,凡是蝗虫飞过的地方所有粮食全部都会吃光。

印度有学者预测蝗灾将造成印度30%-50%的粮食减产,这极大引发了印度政府的担忧,印度总理莫迪更是主动向巴基斯坦伸出橄榄枝请求停战。

印巴地区耕地紧缺。蝗虫对草本植物杀伤性很强,针对小麦水稻青稞等作物。在不丹、尼泊尔、喜马拉雅交接部分,沿着喜马拉雅南麓、藏南地区的的暖湿气流进入中国。中国没有生产农药能力,全国几乎停产。印度、巴基斯坦是国际粮食进口国,印巴大量进口粮食,国际粮食上涨。蝗虫很可能造成中国粮食危机和棉花危机,所以有人建议大家屯粮8个月。

江先生说,“农药杀灭,需要大量人力。杀虫剂损坏生态,会让蝗虫更有抗药性。恶性循环。进入中国蝗虫的规模无法确定,印巴缅甸柬埔寨,如果发生蝗灾,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粮食供给雪上加霜。粮食未来会越来越贵。”

大陆媒体中国科讯日前还引述官方专家称,中国曾有非洲沙漠蝗危害的记录,因此要密切关注印度蝗虫的迁飞路径,以及是否有新的本地虫源的参与,“如果它们继续朝东到达了缅甸,这样极有可能对我国及泰、老、越地区造成直接的威胁。”

蝗灾与全球气候异常有关,东非地区沙漠地区发生了强降雨,让蝗虫的卵大量成活。蝗虫不可怕,蝗灾才可怕。蝗灾到了湿润的印度地区,继续发展。随着天气变暖,蝗虫必然会往东、往北发展。

灾、疫情威胁今年农业,中国专家称:可防可控。理由是:40℃左右是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相对湿度需要达到60%~70%。沙漠蝗猖獗发生的最大扩散区为缅甸、尼泊尔和印度。春季发生区的蝗群迁飞方向为印度—尼泊尔—缅甸—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考虑到我国边境地区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阻隔,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我国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边境与尼泊尔和缅甸沙漠蝗发生区毗邻,随季风可能有少量迁入我国,但危害的概率很小。

编辑:凌凌

回复

请填写评论!
请输入你的名字